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命中之紋討論-第十七章 冤大頭與敗家子相伴

命中之紋
小說推薦命中之紋命中之纹
六月啊,又是一个夏天,不知它是炎热还是清凉?夏天,会是一个美好的过程还是顺其自然的循环,呵呵,但对于我来说,无论怎样它都会是盛夏。
对吧?
也许吧……
河安城是一个非常奇异的城市,它所处的地域也是非常独特的,在方圆百里以外几乎都是绿茵茵的草地,而城内则是有一条横贯城市的庞大河流,尤其是到了晚上人们其乐融融、歌舞升平,造就了如今的烟火之城!
黎明时分,在炎热的夏天,温和的清晨总会为你带来一缕凉风,在古城之外排起了一望无际的长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规定,而北秦则是规定需购买出入令牌,才可以自由出入该购买令牌的城市。
在这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总会有一两个人会引人注目。
马车篷顶上,一位少年正在盘坐冥想,围绕在少年周围的淡淡气体,露出稍些认真的稚嫩脸庞,感受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向他靠近,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抹惊艳的紫色。
从前面的车队,一位黑衣老者,身披披风,宛如黑夜中幽鬼般,一眨眼便驻足在少年的马车前,看向少年,开口道:“小先生,真是勤奋啊。”
少年见此人,不由得苦笑道:“古前辈,别折煞我了,若不是当时我临场突破,恐怕到现在都可能还是凝纹境四重。”
老者摇摇头,认真道。
“以你凝纹境五重的实力,虽然在入学测试中会有所平庸,但眼前的境界从来都不是自己真正的实力。我们商会这次能结识到你这种天才,也算是一大喜事。”
可能连少年都不知道,这一路上到处都有危险的命之兽,索性偶遇一个商会的车队正在与命之兽对抗,而少年选择帮助,最后车队邀请少年搭乘这班“顺路车”,而他凭借实力征服了车队的所有人。
“月儿,古先生说的没错,这近一个月的路程确实让你的实力提升很大。”
淡淡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
这时,马车屏风被掀开,一位极其英俊的男子手中怀抱一个白色的小独角兽,嘴角旁带着的一抹浅笑,仿佛充满阳光,充满温暖。
少年立马跳下马车,额头处的人形命纹渐渐隐去。
如此熟悉的人,可不是程月和陈然师徒二人嘛!
见到陈然后,黑衣老者语气稍稍尊敬道:“洛先生,不知您最近休息如何?”
“贵商会的马车休息实在是舒服,这些天有劳古先生关照。”
百炼成仙 楚若夕
黑衣老者笑道:“此次我来通知你们师徒一个好消息,我们商会的车队已经在前方正在进行检查,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进入河安城。”
听到这话,程月和陈然不禁对视一笑。
程月不禁舒了一口气,一路上有不少突发状况,但程月都没怎么愁心,可从小深居简出的他可从未想到世界如此之大,几天前,他们便来到河安城外,不同的是几天前是在距离他们有数十里之地,一条长队基本就没动过!
许久过后……
城门下,程月将一个鼓鼓的大钱袋交付给城门的守卫,守卫有些奇怪地看了程月和陈然一眼,于是拿出了两枚令牌,而程月则是一脸心痛的收下两张一枚普普通通的令牌,程月以为一枚令牌没多少钱,这一枚也就一千天晶币,而一旁的陈然让他买更贵的那种!一枚一万天晶币!
应该说程月是个冤大头,还是说陈然是个败家子。
刚进入城中,二人不禁感慨,河安城真的是烟火之乡啊,街边熙熙攘攘的人们,每个人脸上都带有幸福的笑容。
与忆水城不同的是河安城更显得富有烟火气,能让来这的人,都不自觉地想归入这只有烟火的天堂。
碧瓦朱甍的建筑,古典、开朗两相宜,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
程月恰巧看见先前的古先生正在和一位手中拿着厚厚的笔记,显得文绉绉的人交谈。
程月见状,出于礼貌并没有立刻向前打招呼,身后的陈然也没什么意见,只是默默地抚摸着怀里的酣睡中小独角兽。
很快,貌似二人已经交谈完了,待那人走后,程月大步向前,陈然默默地跟着。
古先生立刻就注意了,扭过头,有些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这次商会有些繁忙,还有许多事物需要整备,没能带你们去办理通行令牌。”
程月摇摇头,道:“不劳古前辈操劳,这种小事还是很简单的。”
“嗯……”
古先生一时注意到程月手中的两个令牌,因为近一个月的了解 ,他是知道陈然身上是身无分文的,但他还是不由得惊叹道:“小先生真是出手阔绰。”
见古先生一提到令牌,程月嘴角不禁扯了扯,问道:“古前辈,为什么通行令牌还要有两种区分呢?”
古先生不由得的以奇怪的眼神看着程月,当看到程月眼中真的是不解后,叹声道。
“是我疏忽了,通行令牌分为两种,价格为一千天晶币的令牌,别名为【限制】,这种令牌会自动通过积累你去过的城市,数量到达四种城市会保存,也就是说你的令牌以后只能去这四种城市,当然还可以在每个城市进行重新重置,费用是一千天晶币!”
程月听完这话,终于回想起先前那个守卫对自己奇怪的眼神,原来如此……
随后,默默地侧过目看着陈然,貌似眼神十分不善。
陈然听后,满头黑线,他哪里知道北秦帝国的规则,这么繁多的规则也把他看晕了,虽然他早已超凡脱俗,但有便宜不占他还是有些心疼,没想到最后给赔了不少,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紧紧攥住小独角兽柔滑的毛发。
古先生又开始介绍道。
“而价格为一万天晶币的令牌,别名为【自由】,这种令牌不会限制你去帝国内任何一个城市……”
程月有些不敢置信,眉毛一高一低,发出声音有些微小,轻轻问道:“古前辈,不会就这些吧?”
“这……”他也不好说呀,这么一说不就把程月说成冤大头了吗!唉?好像小先生这一路一直就是啊。
终于在程月真诚求知的眼神下,古先生终于说出来了。
“这……还有一项是免费带两名家属通行任意城市,但不能退还。”
见程月和陈然一同沉默,古先生嘴角一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呃……这种令牌好像还有……”
接着,古先生突然就不说了,他知道如果他再说程月和陈然如傻子无疑,但好像说与不说都无疑了。
这时,程月从鼻孔哼出一道气,眼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咬着牙眯着眼道:“没事师父,不就是两万天晶币吗,用了就用了,大不了我以后变强了,再给要回来。”
一个洁白如玉的手拍向程月的头,陈然没好气道:“你真当河安城的实力是摆设吗?为师允许你做梦,但别做噩梦。”
随后,又在心底里嘀咕道:“反正月儿的钱就是我的钱,嗯……我也很难受。”
想到这里,心情好了不少,温柔的梳理着小独角兽身上之前被陈然攥乱的毛发。
程月苦笑道:“我们初来此地,古先生有什么可以介绍住宿的地方吗?”
古先生说道:“有啊,小先生之前说道要去临溪学院,那么从这里向北五百米有一家木楼叫做云水阁。这个云水阁便是为临溪学院的学生提供歇息的地方,而且也是招待新生和老生的地方,只不过临溪学院一年招生一次,所以自然还有其他地方的人入住。”
程月知道后,向古先生道谢。后者摇摇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程月。
“入学后一个星期,你们新生会有短暂的假期,这里面是河安城的地图,上面有我们临溪商会的位置,有什么需要购买的尽管来,直呼我姓名就好。还有事,先走一步。”
一轮黑月浮现,趁程月没注意缓缓离开,待程月回头环望四周时,早已不见。
只见程月打开信封,落款处写着【古席】。
程月收好信封后,面带有微微苦涩,自言自语道:“这样的帮助,在我眼中有些反感,会有一种被人施舍的感觉。”
“月,别这样想,他可能也只想帮你而已。”
程月默默地点头道:“凡,你说得对,或许就是我想的太多了,现在重要的是先入学再说。”
脑海中传来一声坚定的声音:“嗯,加油。”
“加油!”
暗处,一道身影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地向古席说道:“副会长,一个境界低弱,命纹特殊的孩子值得您这么多番费口舌?”
古席摇摇头,肃声道:“他要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我还会在这一路上一直关照吗?不仅这孩子不一般,他的师父也不一般。”
“啊?”
古席思索了一会:“你回去告诉会长,暗溪似乎有反应了,虽然不是刚才我遇到的那孩子,但那个人估计被暗溪所吸引,也会去学院的。”
“明白。”
见身影已走,古席默默地说道:“能够抵挡我精神力探测的人,很少见了啊!难道真的是我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