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第七十章 新郎不是我熱推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穿书后我靠便利店带太子逃荒
“你做什么?想让我家公子淋雨不成?”周鹏飞的长随不干了,直接把自己的芭蕉叶扔到地上上去拉扯宋潜的手,不让他从周鹏飞手里夺走油纸伞。
“这雨愈发大了,周公子即便打了伞也没什么用,不如干脆让给白姑娘,也能保全一个人。”宋潜这时候脑子转得倒快。
“我可以将斗笠给公子戴,白姑娘这边我来照顾就好了。即便我挨刀子,也不会让白姑娘因淋雨受寒着风的。”宋潜的力道哪里是长随能撼动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长随扒拉开,又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来不由分说扣到周鹏飞脑袋上。
周鹏飞也没有要和宋潜争的意思,白璐对他的吸引力全然没有了解李清年对他的吸引力大。
“那就辛苦你了。”周鹏飞松了手,把斗笠戴好,好歹不让自己的头和雨水亲密接触。
宋潜对周鹏飞的识时务很满意,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如早点出来,这样既能光明正大地隔开他们俩,又不用在树上跟个猴一样窜来窜去。
白璐看着周鹏飞戴好斗笠去帮长随重新折了芭蕉叶,又看着宋潜将伞整个都撑在自己身上,他自己完全暴露在雨中。
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NO GUNS LIFE
该不会,宋潜是被李清年派来防止自己和周鹏飞说些不该说的话吧?
“你和我一起吧,这伞挺大的。”她和周鹏飞都能同打一把伞,和宋潜自然也没什么不行的。
玄黄途 小说
更何况这么大的雨,即便整个伞都撑在她这边,小腿还是免不了被雨打湿。
“我只是主子的护卫,怎能和白姑娘共撑一把伞。”宋潜却摇头拒绝,这点雨对他连说并不算什么,何况他还想好好在白璐跟前表现表现,让白璐不要去李清年那戳破自己。
他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等回去了就和李清年说,因为周鹏飞疑似会武功,所以他放弃了暗里阻止计划,改为明面上的保护。
这样既能表现出李清年对白璐的重视,又能体现出自己的灵活应变。
这样一来,主子说不准还会夸奖自己一番。
盖亚冥想曲-时之守望者
前提便是白璐不要乱说。
所以现在白璐的态度就极为重要了。
“我说,让你和我一起打伞。”白璐冷下脸,她虽然知道李清年是太子,知道宋潜是护卫,但还是做不到把李清年当高高在上的人看,也没办法把宋潜当下人看。
她或许管不了别人,但她不想变成那种拜高踩低的人。
即便是周鹏飞的长随,雨下大时她也是帮忙给他折过芭蕉叶的。
又怎么受得了宋潜在暴雨里给自己撑伞。
宋潜觑着白璐的脸色,没有和她犟,“多谢白姑娘。”他靠近白璐,终于站进了伞底。
“敢问阁下名讳是?”周鹏飞走在宋潜身旁,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问道。
“在下宋潜。”宋潜虽然知道周鹏飞隐藏的东西极多,但现在他也不能给周鹏飞脸色看。
因为周鹏飞也是有和李清年说话的机会的。
虽然,等郭立把一切查清楚,他们会尽可能地断绝周鹏飞再靠近李清年。
只是人总要给自己留一线,不能把别人或自己逼到绝路上。
“宋老弟跟着李公子很久了吗?”宋潜看着比周鹏飞要小,所以周鹏飞便自然而然地喊了老弟。
宋潜眉头一跳,他知道周鹏飞的生辰八字,这人比自己还要小上几个月。
但他还是认下了老弟这个称呼,“我打小就跟着主子了。”
“那李公子可是个好相与的人,我看他对外人倒是十分和蔼。”周鹏飞追问道。
“自然,我家主子是顶好的。”宋潜想起李清年那些耸人听闻的手段,脊梁发寒,脸上却笑得憨厚。
“不知道宋老弟是哪里人?”周鹏飞旁敲侧击,他哪里在乎宋潜,他是想看李清年是哪的人。
“我是主子的护卫,自然是主子的人。”宋潜继续打着太极。
白璐在一边听得想笑。
现世报啊现世报,周鹏飞之前敷衍她,现在宋潜敷衍周鹏飞。
果然有所图的人永远都是弱势方啊。
周鹏飞自然也听出了宋潜的敷衍之意,可他比白璐要脸皮厚,继续问着:“宋老弟家中可还有人?”
荣小荣 小说
小叮当科学趣味小百科
“没有,我是孤儿。”宋潜说起自己的身世倒是不遮掩,给了很明确的答案。
“没有高堂,可有心悦之人?”周鹏飞是准备查宋潜的户口查到底,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李清年身边的人,他才不会就这么放过。
“这……”宋潜的脸突然红了一下,即便在雷雨天里也能明显看到他黝黑面皮上的红晕。
周鹏飞轻笑出声,“看来是有了,不知是哪位佳人,必然是才貌双全才会让宋老弟这般在意。”
白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周公子啊,他心悦之人可就是你的未婚妻啊!
宋潜明显也想到这一层了,脸上的红晕消散无踪,还泛起了青灰。
他之前一直惦记着主子的命令,忘了颜雅与眼前这男人定了亲。
“她自是极好的。”宋潜憋了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没敢去看周鹏飞。
他突然觉得如芒刺背,身旁的周鹏飞仿佛一头巨大的恶龙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嘴撕裂自己的头颅。
“那宋老弟可有将自己的心意告知?”周鹏飞预备用迂回战术,先和宋潜打好关系。
要是能把他这姻缘促成,想来宋潜对自己也不会过于设防了。
“没、没有,她快嫁人了。”宋潜的脑子飞速运转着,一边想着颜雅美好的笑,一边想着李清年冷峻的脸。
他不能说错话,否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结婚了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白璐真的很想吐槽,近距离观看这种狗血剧情实在应该配上瓜子和可乐才过瘾。
“这可怎么行?既是你心悦之人,至少该明白你的心意。若她也喜欢你呢,你们便能在一起了。”周鹏飞开始给宋潜出谋划策,丝毫不知道这事与自己的瓜葛极深。
“何况还没成亲,一切皆有转机。她要嫁的是哪户人家,我可以替你去打听打听。大不了,多给他们一些银钱,让他们放过这位姑娘。”